/

阴天开赛 连续爬坡挑战车手耐力

日期:2019-07-17

7月17日,本届“环湖赛”第四赛段贵德至龙羊峡的比赛在贵德县政府门前鸣枪开赛。车队出发时天气阴沉,四件领骑衫的全部亮相及考验骑手爬坡技巧的赛道给比赛带来了更多的悬念。 本赛段的终点龙羊峡位于共和县境内的黄河上游,是黄河流经青海大草原后,进入黄河峡谷区的第一峡口。龙羊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被称为黄河“龙头”电站。车手们也在紧张而激烈的比赛同时,一睹了“天下黄河贵德清”的神韵和龙羊峡水库“湖光山影”的风采。(张琪摄影报道)

7月17日,本届“环湖赛”第四赛段贵德至龙羊峡的比赛在贵德县政府门前鸣枪开赛。车队出发时天气阴沉,四件领骑衫的全部亮相及考验骑手爬坡技巧的赛道给比赛带来了更多的悬念。 本赛段的终点龙羊峡位于共和县境内的黄河上游,是黄河流经青海大草原后,进入黄河峡谷区的第一峡口。龙羊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被称为黄河“龙头”电站。车手们也在紧张而激烈的比赛同时,一睹了“天下黄河贵德清”的神韵和龙羊峡水库“湖光山影”的风采。(张琪摄影报道)

7月17日,本届“环湖赛”第四赛段贵德至龙羊峡的比赛在贵德县政府门前鸣枪开赛。车队出发时天气阴沉,四件领骑衫的全部亮相及考验骑手爬坡技巧的赛道给比赛带来了更多的悬念。 本赛段的终点龙羊峡位于共和县境内的黄河上游,是黄河流经青海大草原后,进入黄河峡谷区的第一峡口。龙羊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被称为黄河“龙头”电站。车手们也在紧张而激烈的比赛同时,一睹了“天下黄河贵德清”的神韵和龙羊峡水库“湖光山影”的风采。(张琪摄影报道)

7月17日,本届“环湖赛”第四赛段贵德至龙羊峡的比赛在贵德县政府门前鸣枪开赛。车队出发时天气阴沉,四件领骑衫的全部亮相及考验骑手爬坡技巧的赛道给比赛带来了更多的悬念。 本赛段的终点龙羊峡位于共和县境内的黄河上游,是黄河流经青海大草原后,进入黄河峡谷区的第一峡口。龙羊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被称为黄河“龙头”电站。车手们也在紧张而激烈的比赛同时,一睹了“天下黄河贵德清”的神韵和龙羊峡水库“湖光山影”的风采。(张琪摄影报道)

7月17日,本届“环湖赛”第四赛段贵德至龙羊峡的比赛在贵德县政府门前鸣枪开赛。车队出发时天气阴沉,四件领骑衫的全部亮相及考验骑手爬坡技巧的赛道给比赛带来了更多的悬念。 本赛段的终点龙羊峡位于共和县境内的黄河上游,是黄河流经青海大草原后,进入黄河峡谷区的第一峡口。龙羊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被称为黄河“龙头”电站。车手们也在紧张而激烈的比赛同时,一睹了“天下黄河贵德清”的神韵和龙羊峡水库“湖光山影”的风采。(张琪摄影报道)

7月17日,本届“环湖赛”第四赛段贵德至龙羊峡的比赛在贵德县政府门前鸣枪开赛。车队出发时天气阴沉,四件领骑衫的全部亮相及考验骑手爬坡技巧的赛道给比赛带来了更多的悬念。 本赛段的终点龙羊峡位于共和县境内的黄河上游,是黄河流经青海大草原后,进入黄河峡谷区的第一峡口。龙羊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被称为黄河“龙头”电站。车手们也在紧张而激烈的比赛同时,一睹了“天下黄河贵德清”的神韵和龙羊峡水库“湖光山影”的风采。(张琪摄影报道)

7月17日,本届“环湖赛”第四赛段贵德至龙羊峡的比赛在贵德县政府门前鸣枪开赛。车队出发时天气阴沉,四件领骑衫的全部亮相及考验骑手爬坡技巧的赛道给比赛带来了更多的悬念。 本赛段的终点龙羊峡位于共和县境内的黄河上游,是黄河流经青海大草原后,进入黄河峡谷区的第一峡口。龙羊峡水电站是黄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被称为黄河“龙头”电站。车手们也在紧张而激烈的比赛同时,一睹了“天下黄河贵德清”的神韵和龙羊峡水库“湖光山影”的风采。(张琪摄影报道)